首页

AD联系:2102450763

AG积分

时间:2020-02-29 20:13:25 作者: 浏览量:54314

如网页打不开请访问💰【6ag.shop】💰【AG积分】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及时雨记,见下图

及时雨记

及时雨记及时雨记,见下图

及时雨记及时雨记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,如下图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如下图

及时雨记,如下图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,见图

AG积分及时雨记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及时雨记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及时雨记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。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AG积分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及时雨记。

及时雨记

1.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2.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3.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及时雨记及时雨记

4.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及时雨记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及时雨记。AG积分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凯时在线平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美狮贵宾注册

及时雨记....

环亚官方

及时雨记....

乐虎国际注册

及时雨记....

足球比分007

及时雨记....

相关资讯
ag88环亚平台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....

环亚集团

辛卯孟秋,七夕之暮,舒子与妻宅中对坐。日迫崦嵫,炎炎尤甚,长空澄澈,四下无风。妻怨曰:“今岁湘中苦炎旱久矣,江涸河枯,田不稼,电时停,万物如处炉中,何时可得一雨焉?”吾笑对曰:“夫天道循盈虚之数,阴阳调,黑白分,四时替,寒暑易。凡物得其时而变,善也;不得其时,灾也。非其不雨,时未至矣,汝亦何怨哉?”妻不辩,而唇角翘然。少倾,天不察而晦,有凉风自北窗入,无声无形,面之如沐春雨,暑意半消。妻讶然,起觌之,则西北巨云如坝,巍然孤峙。俄而,电劈金刃,雷鸣战鼓,坝崩水溃,倏成怒涛汹涌之势,顷刻漫卷长空,疾如神马纵缰,色若天池染墨。风遽猛,逢穴过隙,訇然隆然,天柱折而乾坤倒,惊飙止而密雨至,四顾皆白,唯闻骤雨击瓦如筛豆之声。喜天地之间,旱象不存,一屋之内,残热全无,周身如沁秋水,凛然有凉意焉。妻骇,数欲闭门,止之曰:“此不为及时雨乎,何避之若盗也?美哉此雨,时不至焉,则为云为气,悠游高穹,追日月之光华;独逍遥乎天地;迨及时需,则碎身为亿,零落尘埃,润万物以荣枯,虽殒身而不吝。是退而不失其节,进而不惜其洁者也。设投诸雨中,得净其身,畅其怀,岂不善哉?” 妻不复言,吾亦默默,天地穆然,唯雨声之淅沥。翻译:2011年七月七日傍晚,舒子与妻子在家中相对而坐。太阳快下山了,但空气比先前更热,天空中明亮清澈,四面没有一丝风。妻子埋怨道:“今年湖南被炎热干旱困扰得太久了,江河的水都干枯了,田里长不出庄稼,(水库无水)时常停电,万物都像关在火炉里,什么时候能够下场雨呢?”我笑着回答:“大自然遵循盈满与虚空交替的规律,雨天与晴日相互调和,黑夜与白天轮回,春夏秋冬四季更替,冷天与热天变换。所有事物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,就是好事;没有到适当的时候而变化了,就是灾祸。不是天不下雨,是时候未到啊,你又何须埋怨呢?”妻子不辩驳,但嘴巴仍翘起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有股凉风从北面的窗子吹进来,没有声音,也看不到形状,面对着它就好像沐浴在春雨中,炎热的感觉消失了一半。妻子感到很奇怪,起身向外张望,只见西北的天空中有块巨大的云团,像大坝一样独自巍然高耸,不一会儿,闪电挥舞着金刀,雷声敲起了战鼓,“大坝”崩塌了,水流溢出来,突然间就成了愤怒的波涛,汹涌澎湃,片刻布满了整个天空,它的速度就像神马松开了缰绳,它的颜色就像天池的水被墨水染黑了。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,遇到中空的东西或经过缝隙的时候,发出巨大的、轰隆隆的声响。支撑起天的柱子好像折断了,天地像要倒转过来,狂风停歇的时候,暴雨也跟着来了,四下望去,(天地间)白茫茫一片,只听见雨水击打在屋顶,发出筛豆子般的声音。人们欣喜地发现,天地之间,干旱的迹象不见了,屋子里残留的闷热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如浸透着秋水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。妻子感到害怕,几次想要起身关门,(我)制止她说:“这不就是及时雨吗,为何像躲避盗贼一样躲避着它呢?这种雨真是太好了,时令不需要它,便化作白云雾霭,悠然遨游高天之上,追寻着日月的光辉,独自逍遥于天地之间;等到时令需要它的时候,则碎为千万雨滴,消散在尘土之中,让干枯的万物得到滋润,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是退而不丧失有节操的灵魂,进而不顾惜纯洁的体表啊。假如我们能够置身于雨中,得以用雨水洗净身体的污垢,让心灵畅快起来,这难道不好吗?” 妻子不说话了,我也默默无言,天地间一片寂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作者:舒展

....

热门资讯